精神文明快长啊,快生长起来啊。

我越来越记起过去的事情,明明我与它们背离得越来越远了,它们却在争先恐后地追赶着断裂的列车

我记起〇六年,外婆晒了杨梅干,妇人在小河边捶衣,脚趴在水漫得上来的石头上的青苔边。我跟着外公去竹林里砍竹子,手臂被“剌皮”划出红色流星尾,我听见鸟叫,忘记了是什么样的。

那个时候外公还是农民,种田不用收割机,插秧也从不带着我去,我会掉到水田里去一身泥。吓我:“水田里有田鸡,会跳到你身上去的。”于是我从小就怕青蛙、蛤蟆那类的动物,尽管长大后才被告知了“田鸡”就是青蛙,而不是下蛋的鸡。


我记起今年年头的时候躺在床上打点滴的外公,咳了一角的血痰。

“人类真是很脆弱的机器。”

评论
热度(5)

© 一条水饺的肋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